防眩板

12月6日,根据中国证监会第十七届发行审核委员会(以下简称“发审委”)召开的 2017 年第 62次会议审核结果,广东奥飞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飞数据”)首发获通过。

据悉,奥飞数据是一家从事云计算的互联网综合服务提供商。该公司以IDC服务为核心,包括带宽租用、机柜租用和IP地址租用,并延伸出内容分发网络(CDN)加速、数据同步、服务器采购等互联网综合服务。2015年,奥飞数据登陆新三板,一年后的2016年12月第一次递交招股说明书,但最终未能上会。

《中国经营报》记者发现,自2014年以来,奥飞数据营收及净利润两项指标的变化幅度均超过大多数国内已上市的竞争对手。此番过会,发审委向其提出了多个质询问题,涉及信息披露存在差异以及员工薪酬的合理性等方面。

针对上述问题,记者于12月13日向奥飞数据证券部问询,但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应。

奥飞数据称,其在国内的可比竞争对手包括光环新网、网宿科技、世纪互联等公司。记者查阅相关财报数据发现,同行可比上市公司的营收利润均在奥飞数据之上。

以网宿科技为例,2013年至2017年上半年,其营收分别为12.05亿元、19.11亿元、29.32亿元、44.47亿元、24.42亿元;净利润为2.37亿元、4.84亿元、8.31亿元、12.5亿元和4.16亿元。可以看出网宿科技近三年的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58.57%、53.42%、51.67%,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04%、71.87%、50.4%。

然而奥飞数据营业收入增长率和净利润增长率却远高于大多数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且变化幅度较大,2015年至2017 年上半年,该公司营业收入增长率分别为 125.90%、86.32%、 43.47%;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570.63%、107.33%和 40.83%。

在业务激增背后,记者注意到,其净利润来源主要为宽带租用,即在接入层交换机端口下单独享用相应端口,通过服务质量保证计划保证客户独享所购带宽,或者提供 100M 共享,该网段下所有用户共用一个100M 上连端口。也就是说,利润主要来源依然是云计算中的基础设施服务。

据悉,报告期内,该项业务对整体营收的占比分别达到了68.89%、59.46%、60.20%、56.31%。但随着时间推移,该项业务的毛利率也正处于震荡下滑的状态。然而随着阿里云、腾讯云、金山云等云计算企业的渗透,奥飞数据的持续性盈利能力也会遇到越来越大的考验,对此证监会在其网站也提出了质疑。

据了解,仅在12月12日当天,AWS(亚马逊公有云)宁夏项目投运后,便当即宣布部分产品比AWS北京区域降价近40%,与此同时,金山云宣布CDN将降价50%,云数据库Redis降价60%,云服务器价格最大降幅超过30%,对象存储产品价格降10%。

“云计算是一个大产业、一个规模生意,随着规模越做越大,技术不断升级,就会使得成本不断下降,只要成本下降,我们就降低价格惠及用户。在这个过程中,随着我们成本下降,那些成本不能下降的公司,就可能被淘汰,留下更有实力的公司,使得行业发展更健康。” 金山云CEO王育林说。

除此之外,记者查阅招股书发现,2014年奥飞数据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339.53万元,按照该公司披露的2014年88位员工计算,奥飞数据2014年为每位员工支付的现金仅为3.85余万元,这其中还包括为职工缴纳的各项保险等,按此计算,奥飞数据员工平均实发月薪仅有3000元左右。

记者登录前程无忧搜索奥飞数据发现,目前该公司在招职位主要为运维、文员等方面的岗位,工作地点主要位于广州市,学历要求为大专及以上,每月薪资的范围在3000元至6000元间不等,其中最高的是客户经理,月薪为6000元至8000元间不等。

一位阿里云的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在互联网行业,近年来云计算和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缺口较大,其中技术人员的薪水较高,行业平均水平至少在一万元以上。

此外,据《北京晨报》在2016年时的报道,当前市场上云计算人才缺口高达百万,其中最为抢手薪水也最高的是云计算架构师,平均年薪达40万元,顶级互联网公司的资深云架构师年薪高达百万。与此同时,云架构师薪酬增幅也以每年20%的速度提高。

在奥飞数据招股书披露的发行人员工基本情况中,技术人员占比达67%,其次是销售人员占16%。在研发人员中,核心研发人员共有四人,分别为该公司副董事长何烈军、副总经理杨培峰、运维总监韩伟、运维副总监周慧斌,而工作年限最低的是2009年毕业的韩伟。

在发行前,何烈军已经持有奥飞数据2.37%的股份,其在2016年税前薪酬为23.98万元,2017年上半年为9.82万元。其2016年年薪在披露的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中,仅高于韩伟和董事长冯康,而2017年上半年的税前薪酬则仅高于3位独立董事。

与竞争对手光环新网对比,在2016年,该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中,税前薪资最低的是监事会主席、人力行政经理庞宝光,年薪29.14万元。而网宿科技披露的信息显示,在2016年,该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及其他核心人员中,税前薪资最低的是监事张海燕,年薪32.36万元。

在证监会的反馈中,对奥飞数据的员工薪酬亦提出了质疑。发审委表示,2016年发行人核心技术人员的最高年薪为23.98万元,要求奥飞数据说明核心技术人员是否有其他的薪酬激励安排;与同行业可比公司进行对比分析,是否存在刻意压低薪酬增加业绩的情形。

奥飞数据在员工方面的数据疑问不止于此。记者通过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查询发现,作为新三板公司,奥飞数据在2015年发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截至2014年底,公司员工49人,但最新的招股说明书却披露,截至2014年底,公司员工88人。同样是公开资料,2014年的员工数却产生了近一半的差距。

发审委在针对奥飞数据提出的质询问题中,涉及到该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信息披露内容与本次发行上市申请信息披露内容存在差异。监管部门就此要求奥飞数据的公司代表说明是否对该公司报告期财务会计基础、经营成果和内部控制产生影响,并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过程、依据,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事实上,存在前后差异的还不只限于奥飞数据此前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和本次申报招股说明书之间。

最新的招股说明书披露,奥飞数据在2014年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合计均为3851.84万元,占比约53.52%,但是2016年版的招股书披露的占比为54.12%,由此计算两版招股书针对2014年度采购总额的确认存在一定差异。

上述新华会计事务所的人士告诉记者,在正常的会计核算下,前后两版招股书针对同一年度的采购总额存在差异,就会导致与采购相关的财务数据也随之发生变化。

但事实上,奥飞数据在前后两版招股书中披露的2014年数据却完全一致,均为1343.41万元。此外,两版招股书中,关联交易中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关联交易一项显示,在2014年,奥飞数据向广州云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采购商品、接受劳务的总金额均为20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均为0.28%,即两版招股书的数据显示,2014年采购总额均为7142.85万元。这也就意味着两版招股书披露的2014年采购数据存在矛盾之处。针对上述问题,记者多次向奥飞数据方面问询,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