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辊闸

原标题:俄美双重“刺激”下自力更生,欧盟70年防务一体化梦想成真

澎湃新闻记者 孙梦文 谢瑞强

12月14日,欧盟峰会期间,欧盟25国正式缔结了“永久结构性合作”(Permanent Structured Cooperation,简称PESCO)公约。欧盟28国中除了正在进行脱离欧盟谈判的英国、持永久中立态度的丹麦,以及马其他,其他悉数加入该公约。

“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是一个兼具包容性和约束性的框架,最初现于《里斯本条约》,欧盟国家在自愿的基础上参与,参与国共同发展防务能力、投资防务项目以及提高军事实力,同时需履行定期增加国防预算、投入一定比例的军事研发技术等承诺。

国防科技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军研究中心副主任方晓志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指出,欧洲独立防务建设“未来存不确定性,但毕竟跨出了第一步”。欧盟目前对防务一体化建设具有强烈的意愿和充足的动力,并采取了一系列切实有效的措施,“永久结构性合作”跨出了欧盟“防务一体化”的重要一步。

推动欧洲防务一体化是欧盟一个长期诉求。欧洲曾于上世纪50年代提出构建“欧洲防务共同体”的计划,此番对于上述公约的落成,舆论认为70年来欧洲防务一体化的梦想终于“变成现实”。但对于这样的机制如何具体落地、如何面临北约机制主导国家美国态度的反转,仍是未来的关注点所在。

“内忧外患”促欧洲打造联合防务

长期以来,北约是欧洲防务的主要基石。但近年来,美国经常对欧洲国家提出增加军费分摊的诉求。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更是将这一趋势推向极致,反复在欧盟国家对北约防务支出贡献、美国对北约承诺等问题上予以施压。

对此,欧洲主要国家纷纷作出回应。德国总理默克尔早前曾强调称,欧美彼此信任的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已经结束,欧洲人要自己掌握命运。在法国总统马克龙重塑欧洲的主张中,也有加大共同安全合作,组建一支欧盟“快速反应武装部队”,共用防务预算和军事战略,承担欧盟联合防务角色这一主张。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陈玉刚对澎湃新闻指出,“欧洲面临日益严峻的恐怖主义威胁和难民危机,北约作为一个纯军事化组织难以满足多样化安全的需求。”这也是推动欧洲防务一体化的动因。

而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此前表示,“永久结构性合作”将为欧盟未来制定共同防务政策和建立独立防务力量提供重要框架机制。

对于此项公约,法国外交部长、前国防部长勒德里昂此前表态称,这项协议在克里米亚入俄后、来自伊斯兰恐怖主义袭击频发的重要时刻,“是确保各国能在一起做得更好的承诺”。

陈玉刚表示,英国“脱欧”使“欧盟防务一体化”摆脱羁绊。在欧盟防务一体化推进过程中,美国是外部“平衡手”,而英国则是内部“搅局者”。英国坚持欧盟“防务一体化”要以北约作为防务基石。北约的存在和英国的反对,使欧盟防务一体化进程举步维艰。

“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意义何在

尽管欧洲防务合作并不是个新话题,外界对于欧洲防务的独立能力也颇为质疑,但仍有分析给出“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的理想空间。

对于“永久结构性合作”的签署,《纽约时报》此前报道称,这样合作的目的是共同发展欧洲军事能力,使其能够独立运作或是与北约机制进行协调。这项努力也旨在减少欧洲军事开支的支离破碎,避免重复和浪费,促进更多的联合项目和欧洲区域军事一体化。

布拉格国际关系研究所研究员马克·加利奥迪(Mark Galeotti)分析认为,“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第一个目标是使得欧洲军队更容易在需要的情况下联合执行任务,并在可能的情况下进一步整合,而且欧洲军事已经有几股力量在小范围内实现了高度融合。比如,德国、波兰、丹麦、捷克在地面部队方面的融合,再比如比利时、荷兰、卢森堡高度融合的海军力量。

而第二大目标则是实现共同采购,以避免各个成员国从不同武器供应商那里购买设备造成的浪费情况。加利奥迪认为,此项机制下将得到55亿欧元年度防务基金的支持。在不涉及该机制成员国军火产业竞争的情况下来实现统一采购,比如面向俄罗斯、中国、美国生产的第五代战斗机方面。

卡耐基欧洲智库研究员朱迪·登普西(Judy Dempsey)还指出,“永久结构性合作”机制蕴藏潜力,在北约在西巴尔干地区拓展安全计划受阻的情况下,欧盟或许可以有所作为。

虽然“永久结构性合作”是一个政府间的合作项目,但是欧盟委员会已经表示,该机制将获得欧洲防务基金的资金支持。资金将被用于采购防务装备和引进技术、支持研究项目。

根据欧盟理事会11日发布的声明,在该机制下将初步开展17个防务合作项目,涵盖军事培训、网络安全、后勤支持、救灾和战略指挥等方面。预计这些项目明年年初将正式启动。25个成员国同意将欧盟卫勤指挥、军事行动、海洋监视以及网络安全作为首批合作项目。

北约反应微妙,俄罗斯密切关注

尽管特朗普对北约问题时有牢骚,但他并没有直接放弃这项集体防务的重要性,这从特朗普今年5月参加北约峰会的表现就可以看出。而在美国的决策层,11月底,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华盛顿智库阐述对跨大西洋伙伴关系安全承诺时表示,为替代上届奥巴马政府“失败”的欧洲方案,过去10个月来美国一直在制定全新的对欧政策,从安全、反恐、网络、核不扩散等方面阐述特朗普的欧洲观。

蒂勒森的态度在他接下来的访欧行程中也收获了肯定。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对蒂勒森称,北约仍依赖于美国和英国对其防务预算的贡献。斯托尔滕贝格当时评价欧盟缔结“永久结构性合作”公约时称,此举有助于欧盟国家国防开支的增加和军事现代化,也有利于跨大西洋盟友公平分担军费。他还强调欧盟防务建设与北约的互补性,并指出“北约仍然是欧洲集体防御的基石”。北约成员国外长会议也决定进一步加强与欧盟合作,提升军事机动能力以及反恐等方面的协作水平。

对于公约此番落成,斯托尔滕贝格再次强调了北约和欧盟防务发展相互补充而非竞争的关系。

欧洲重要军事大国英国在这一机制中也处境微妙。路透社报道称,英国可能会在将来加入“永久结构性合作”,但必须提供资金和专业知识。“尽管英国人民决定脱离欧盟,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也将放下我们在欧洲安全上的责任。”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对记者说。

陈玉刚指出,俄罗斯近几年在乌克兰、黑海和中东实施“有限反击”,而美国则受战略中心东移和中东问题的牵绊,美国和北约对欧盟加强防务合作没有进行明显的限制和“使绊子”,美国希望欧盟加强防务合作对冲俄罗斯的“有限反击”。

美国的这一用意也从欧盟的反馈中可见端倪。14日,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表示,公约的顺利达成“对我们的敌人来说是个坏消息”。

“今日俄罗斯”新闻网站报道称,尽管欧盟领导人刻意避免指名道姓地提及俄罗斯,但莫斯科已经表示,它正在密切关注事态发展。俄罗斯高级官员指出,到目前为止,“永久结构性合作”仍似“空谈”。

方晓志也指出,对于该机制的未来发展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比如大多数中东欧成员国由于直接面对俄罗斯的强大威慑力,因此更多地把安全保护伞寄予以美国为主导的北约,而对欧盟独立防务信心不足。此外,欧盟与北约的复杂关系也影响欧盟防务一体化的深入。在目前欧洲军事实力整体有限的情况下,北约仍是欧洲集体防御的基石,欧洲想要脱离美国和北约实施自主防务还不太现实。”

“美国虽然目前乐见欧盟加强防务合作,但对欧盟防务一体化还存在很强的戒心,不愿看到欧盟防务做大做强,有朝一日美国突然掉过头来‘使绊子’的话,阻力会陡然大曾,因此,欧盟‘防务一体化’前路漫漫”。方晓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