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D/CMOS板机

原标题:【文化甘肃】之经典重温:《丝路花雨》里的春华秋实

甘肃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世界上不同的信仰与文化在这里相遇融合。2000多年前的甘肃,是一个风险重重,又令人向往的地方。一支支商队,骑行着骆驼穿越跋涉,开展商贸文化往来。梦想和财富在这里蓬勃生长,这里牵动世界,这里改变世界,这里也孕育诞生了人类的艺术殿堂--敦煌莫高窟。

在莫高窟众多的洞窟中,112窟并不起眼只是个袖珍小窟,仅能容得五人。但它又是个名窟,名气大到无人不知——原因就是在这方小小洞窟里,藏了一幅反弹琵琶乐舞图,这就是著名舞剧《丝路花雨》独具匠心的灵感所在。

《丝路花雨》自1979年创排以来,历经38载,走遍30多个国家,演出2800多场,观看400多万人次。在全国各地久演不衰,开创了舞蹈史的先河。先后在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泰国、拉脱维亚、日本、朝鲜、韩国、美国、新加坡、蒙古国、印度尼西亚等国家演出。曾被誉为“中国舞剧之最”、“中国舞剧的里程碑”、“中国民族舞剧的典范”、“东方的《天鹅湖》”,她“复活”了沉睡千年的敦煌,也开启了一条传播中华文化之路。而《丝路花雨》舞台背后的故事如同舞台上的故事一样,美丽动人。

安宁:演一场少一场的“神笔张”

从2009年第一次出演“神笔张”到如今,31岁的安宁已经是舞团里年龄最大的演员了。

“我从2004年进入舞团,就一直在跳《丝路花雨》”,从最初的群演到现在的男主角,安宁自己调侃说“我大概就是大家说的一部戏演一辈子的那种演员”。如今,已经进入舞蹈生涯末期的安宁依然格外珍惜在舞台上演出的机会。“我已经30多岁了,现在算是演一场少一场了。有时候腰伤犯了,也只能咬牙硬上。”

当提到有一天安宁真的要离开舞台了,他会是什么心情,他依然很乐观。“曾经也想过这个事,但是现在我觉得身体离开舞台,心在舞台上就行了。舞蹈演员在一定年龄跳不动了,就要做好传承”。

作为享誉世界的《丝路花雨》演员,离开家在外演出是经常的事。提起自己一岁半的女儿,安宁很愧疚。“去年在外面出差时间太长,很少回家,陪孩子的时间太少了”,当问起这么长时间不在家孩子还认识他吗,安宁自豪地说“当然认识”。但是安宁又有点失落,“只是孩子太小了,我又经常不在她身边,有时候抱她,她会很抗拒”。

作为《丝路花雨》第二十二任“英娘”,生于1988年的张博也算是“高龄”演员了。张博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乐观开朗、大大咧咧,一点也不像将要进入三十岁的人。“年龄对于舞蹈演员是很残酷的,身体上的伤病让人很紧张”问起张博在演出中出过错吗,张博说当然出过错,“演出时出错会觉得对不起观众,对不起大家,心里特别内疚”,“但是也不能断戏,要赶快调整好”。

张博展示自己和男友演出时的照片

因为经常出差表演,张博一年大概只有十天会在父母身边。“有时候年三十都在国外”。问起张博工作这么繁忙有时间找男朋友吗,张博给我们看了她和男朋友的照片。“他也是我们舞团的舞蹈演员,本来我们早都要结婚了,但两个人一直演出没时间办婚礼”。提起自己的男朋友张博一脸幸福,“我们想明年抽个时间把婚结了”。

舞蹈演员们舞台上光鲜亮丽的背后是无数的艰辛。

排练的过程中受伤是难免的,“学舞蹈的女孩子夏天都不会穿裙子的,腿上太多伤,漏出来不好看”。就算提起受伤,张博也是像讲趣事一样,“有一次彩排我直接飞出去好几米,直接爬在地上起不来了”。

张博在化妆间隙也抓紧每一刻练功,嘴上说着话,脚下也在偷偷做着“小动作”

如果说受伤是所有舞蹈演员在所难免的事,作为女舞蹈演员更得严格要求自己。

“女生在演出前晚饭都不吃的,怕上台不好看”。张博说不管在哪里演出,对任何观众都要有饱满的热情,“不能辜负这部剧,不能辜负舞台,要对得起自己”。

英娘的造型源自盛唐时期,演员为了在舞台上的完美表演,通常提前五个小时就开始化妆,“英娘”的头上至少要别一百多个卡子。

从早上九点开始,演员们就要来到演出场地对光彩排,为晚上的演出做准备。

搬运道具这种体力活,也是大家谁有空闲谁干,看似娇弱的女演员干起活来都成了“女汉子”。

为了演出不出差错,演员们对每一个演出场景都要再“复原”

在场边“忙里偷闲”练功的演员

下午三点开始,演员们开始化妆。化妆师忙不过来,演员们就自己化。

下午六点,演员们开始练功活动身体。冬天演出一定要热身,如果一不小心受伤,将会“伤上加伤”,很难恢复。

晚上七点半,演员们换好服装,准备上场。大饼和快餐成了只有十几分钟吃饭时间的演员们的“最佳搭档”。

《丝路花雨》演出七幕,共两个多小时。而这两个小时中,演员们没有一刻休息的时间。这一幕下场赶紧要换下一场的服装,一般在舞台的侧台就要完成“抢装”。有时候男演员换好衣服还要帮助女演员换装。

虽然没有空调,室内温度很低,演员们也不觉得艰苦,依然乐观。

《丝路花雨》的舞蹈融合了中国古典舞、敦煌舞、印度舞、黑巾舞、波斯马铃舞、波斯酒舞、土耳其舞、盘上舞、新疆舞等各种艺术形式。演员们的服装也是色调柔和多彩、风格各异、飘逸洒脱。逼真美艳的造型重现了大唐盛世、民族特色和西部敦煌的地域特色。

当《丝路花雨》诞生的时候,她就不仅仅是一个“年轻”的艺术生命,她也承载了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积淀,承载着漫漫丝路上无数人的命运故事,承载着丝绸之路上珍奇的艺术圣果。《丝路花雨》的成功离不开幕后的所有演员。历经三十多年历久弥新,《丝路花雨》依然绽放着耀眼的光彩。(新华网发 哒子 摄 陈楚培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