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这一次,王健林很愤怒,从《万达严正声明》中不难看出端倪。

也许这一针扎的太过于痛,万达在声明中咬牙切齿:我们对 包邮区这样的恶毒毁谤决不能坐视不理,万达已决定向公司属地公安部门报案追究作者刑事责任,相信法律会还万达一个清白

如供职某南方系的记者继钊转发后认为这一篇“气昏头了的声明:

前瞭望东方周刊知名调查记者周范才则讥笑:一个好公关对一个企业都么重要。

另一位知名调查记者宋阳标转发声明并讽刺说:没事别瞎声明。

更有意思的是,就在这篇看似凶狠的声明发出一天后,《王健林的滑铁卢》的文章作者称,并没有见到警察叔叔找过他;万达集团有关负责人面对媒体追访时说了一句:希望“不要再炒作了吧”。

另一位知名调查记者王甘霖一语中的,其在供职媒体撰文称:应该多懂点基本法律常识,有钱当然可以任性,但警察不是万达集团的家丁。诽谤罪属于自诉案件。既然连刑事自诉案都立不了,你万达集团和王健林又有何权利让“公司属地公安部门报案追究作者刑事责任”,而且公安只能是侦查,人民法院的刑事审判庭才可以追究刑事责任。

而地产媒体人刘德科撰文说,万达的公关团队却忘了一件事情,当强者运用其法律作为武器,来对抗弱者的时候,往往就是向公众展示其力有不逮了。

刘德科认为,万达这么有章法的企业,今年遭遇了这么多不顺之事,背后的原因众说纷纭,甚至各方都讳莫如深,但归根到底原因就只有一个:前首富王健林先生,飘起来了。飘飘然起来,通常是潜意识使然,特别是在志得意满之时。虽然已经遭遇了这么多事,但当万达这头大象在痛斥兽爷这只蚂蚁时,还是没戒掉那种志得意满的飘飘然。

今年8月,有公众号撰文称,25日王健林及家人在某地准备乘私人飞机出境前往英国时被拦截并扣留,谈话数小时之后准许其离开,但被告知禁止出境。随后万达集团紧急辟谣并声称,万达已向政府相关部门汇报情况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不过有意思的是,数月过后,据说这些自媒体连法院传票都没看到。

对此事,冰川思想库文章称:当天价索赔成为企业标配,当资本习惯于用碾压的方式铲除批评的声音,到时候连真话都将被淹没在众声喧哗与资本的狂欢之中。

回到事件本身。从另一个层面来看,万达为何怒怼自媒体?是造谣太多过于受伤,还是情急失态?

在某种程度上,再牛的自媒体最多也是一只“蚊子”,而万达显然是一头巨象。面对蚊子的骚扰,巨象突然失常地嘶吼,其隐情外界很难窥见。

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1988万达年,至今,都被视为为中国商业地产王者以及不可逾越的标杆,2018年,更是万达成立的30周年,这对一家有着无限荣耀的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可想而知。或如水皮先生所言,如今的王健林,流年不利。

也许,王健林真遇到了一个坎儿,一个不想让外人看到或知道的坎儿!